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庭审现场 2010年 第35期 致命婚外恋情

[复制链接]
山东法岳调查 发表于 2024-1-9 15: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庭审现场 2010年 第35期 致命婚外恋情

庭审现场,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湾来村村民李顺平开车准备到镇上办点事,却发现自己房屋旁边的路桥上站着,不少人对着桥下指指点点的。
于是李顺平下了车也往桥下看去,这一看,不禁令他大吃一惊,看就看到一个摩托车。
当时时合同我也带我去看看,他们,就说非常的有点像手一样。
李顺平看到桥下面不仅有辆摩托车隐约能看到一个人的手似乎是发生了一场车祸。
于是李顺平马上拨通了幺幺零。当时我们接到报警,接到报警以后,然后我们刑警大队呃,大队领导带到行侦人员和技术人员一起赶到了现场民警对现场进行的勘察,发现表面上看似乎是一场车祸,但却疑点重重。
通过我们那个技术人员的现场勘察。当时发现一个一个有几点比较可以。
第一点就是这个桥面上呃,没得任何刹车痕迹。二一个就是啥子尸体与摩托车的这个堕坠落点,跟这个桥面是成垂直状态。
如果是摩托车从桥面上翻下去的话,嘎就是汽车翻下去将会翻下去的话,那么呃这个应该不应该会成为这种垂直状态,应该是至少应该有个抛物线,应该摩托车与这个尸体不应该。
哎,就在桥底下。而后法医对男子尸体检查发现S者并非S于车祸,发现那个S者呃,颅骨呃全呃,全部已经骨折了,骨折了,并且额头上还有那种被钝器打伤的那种伤伤口。
所以说从这几年初步来判定,这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而是认为伪造的一种交通事故。
哦,我们所以把它确定为是一起命案,S者究竟是谁呢?
经过周围村民的辨认,S者名叫曾德红,是附近的村民发后,民警找到了曾德红的妻子进行调查,曾德红妻子吴世慧的一句话,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当时我们没得任何人跟他说是出交通事故,他的就在他他媳妇走起来问我们第一句,故,他说我家男人为啥子会出咋个出交通事故呢?
当时我们还觉觉得很奇怪,我说我没得任何人跟你说出交通事故,你你你你咋个确晓得出交通事故呢?
在去往S者曾德红家的路上,警方注意到沿途都有血滴痕迹。
而在曾德红家的院子里也发现了血迹。
随后,警方将这些血迹与S者的血样进行了DNA鉴定。
鉴定结果出来了以后,就说的是呃院坝头的血迹和沿途的那些滴落上的血迹跟S者的血迹就就就通过DNA鉴就是S者的血迹。
所以说我们能够初步判定SS,这就应该是第一形成,已经是被他打扫过了。
然后后来呢,我们就对吴世伟进行了审查,在公安机关尽管S者的妻子吴世慧一再狡辩,但在事实面前,比较后不得不交代了他与婚外恋人王文礼合谋S害丈夫曾德红的。
经过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米易县公安局将另一犯罪嫌疑人王文礼抓获。
我是琪琪,欢迎您收看今天的庭审现场。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吴世慧和S者曾德红结婚十年,并且夫妻两个人,还有一个九岁的女儿,为何他却做出和婚外恋人一起谋S自己丈夫这样残忍的事情呢?
十年婚姻的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庭审现场开庭。
四川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向本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王文礼吴世慧故意S人一案。
现在开庭审理。被告人王文礼曾用名王太全,王国全绰号王麻子,现年四十四岁,汉族,初中文化,四川省眉山市农民,暂住四川省米易县撒莲镇湾来村。
因涉嫌犯故意S人罪,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被米易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被告人吴世惠女,现年三十四岁,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因涉嫌犯故意S人罪,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米易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经法庭调查,首先由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四川省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攀检刑诉二零一零第二十六号公诉人指控,二零零七年九月,被告人吴世慧与被告人王文礼发生婚外恋情。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四时多,两人合谋在被告人吴世慧的家中,将吴世慧的丈夫曾德红S害,而后由王文礼骑摩托车将尸体运往桥头处伪造成交通事故现场。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文礼吴世慧因为奸情而共谋将被害人曾德红S害致S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S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妻子与婚外恋人谋S丈夫。
他说,我家男人伟,他这会出长得处现如此多案偏僻山村的农妇为何会发生婚外恋情?
发现这些后边呢又是什么原因?妻子要将丈夫置于S地,曾德红,经常没有为什么进行罚吗?
庭审现场正在播出,致命危关期。今年四十四岁的王文礼并不是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人,而是千里之外的四川眉山人。
而本案的另一被告人吴世慧则是米易县偏僻山村的一个农妇,不仅有丈夫,还有一个九岁的女儿。
那么这两个人是如何发展成为婚外恋人关系的呢?下面由公诉人对被告人王文丽进行询问,被告人王文礼。
下面公诉人将依法对你进行询问,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公诉人的问题,听清楚没有听清楚你和本案的这个。
另外一名被告人吴世慧是什么关系?婚外恋人关系吧。婚外恋人关系。
那你是否认识这个吴世慧的丈夫曾德红认识认识你和曾周红是什么关系?
第一前他在三年二大是以包那个是叫他们的活的主持认识的。
他在那边包活同。就是说曾泽红以前在这个米易沙田镇修房子的时候,你曾经在他手底下干过活。
也就是说,他相当于以前是你的老板。原来被告人王文礼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一直是个光棍汉,以为别人打工为生。
六年前从四川眉山来到米易县。那时米易县正在修高速公路,被害人曾德红包了一些工程。
王文礼开始为曾德红打工,这个打什么工,他这儿两个不修建包修剪,你是不是?
就是因为跟曾德红给他打工,这样认识了曾德红的妻子不实回答是吧?
是不是这样的啊嗯,虽然被告人王文礼是为被害人曾德宏打工,但曾德宏一直对王文礼不错,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文礼认识了曾德宏的妻子吴世辉曾文礼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五十回嘞,五十会我还没打工,娘家打工的时候,他那个买买菜买盐包吧,买买到工地上用的香料。
在那个店里里面认识呢,两个侄子来,他姑娘家打了工。
二零零五年,被告人王文礼与曾德宏的妻子吴世慧相识了。
但这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往,只是在以后的两年里,曾德宏与王文礼交往不错,曾德宏还经常将王文礼带到家里喝酒。
王文礼有了更多的机会,与吴世惠接触。就这样,从二零零七年开始,吴世慧和王文礼就发展成为了婚外恋人关系。
但这件事情比较终被吴世慧的丈夫曾德红发现了,他是怎么发现的?
当时是嗯曾德洪德红和吴志辉,他家的三月光不在了,曾德红就是三月光,就是就是回来发现的那他咋个就知道了。
你是半夜三更在他们家里面是这个意思嘛。哦,啊,跟吴世慧在一起是奸情被发现后,作为丈夫的曾德红恼羞成怒,开始对妻子吴世慧进行打骂,并扬言要报复。
王文林说了过后,然后他他让我嗯,他说我跟吴淑没的关系。当时我说没有,就是他说的嗯,你嗯你我小心点,反正就是这样的,他说我他要喊你那个还有喊的啥子汉成武。
虽然被害人曾德宏几次声称要叫人打王文礼,但曾德宏并没有把王文礼怎么样,而是将怨气都撒在了吴世慧的身上。
那你和这个吴世慧就是说怎么说起来这一次要把这个曾德红SS,是因为因为什么原因,我是我说以前他们的关系就不就不怎么好片表面上哭写。
但一直来我这些针对我都给他嗯,不好,就说反正都有一种矛盾吧。
告就说比较后这次是,然后郑大红经常对吴师傅进行打骂,然后提吴师傅提出来这个事情提出来多少次,可能具体多少是也记不清楚。
反正在这段时间大约在半年,二零零九年的半年以前前后这段时间就提了多次,多次提出。
就是说吴世慧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的时候哦,多次跟你提出来,就是说要把这个争得红砂石哦,你当时表示同意没有,我比较初没有同意,比较初没有同意。
嗯,那后来又怎么同意了?后来就是看到我谈了把他现场我那个嗯真的很经常打他骂他过后,他吃他在吃药那的时候过后说,后来你看到这个曾德宏经常打骂这个吴世慧嗯给他使用保利嘛,看看有时候你就同意了。
就是说把曾德洪SS哦。二零零九年年底,被告人王文礼和吴世慧就开始谋划如何SS曾德红。
那么两人准备如何SS被告人吴世慧的丈夫曾德红呢,他提出来过后,就是也商量用那个那个口袋还正的我捂S,就是说趁曾德红睡觉的时候,我再把他捂S。
呃,他提出来过后就是也商量。你们俩商量这个就是说不光商量就是又伤,既商量的是要用口袋,把曾德红捂S在床上,嗯,也商量的要把这个尸体拖到河沟里面,伪造成一起交通事故。
嗯,意思他提出来过,我为他提出来,但是你也同意了嘛。我其实也就是相当于是你们俩一起在一起商量的,是不是偷偷都是第二次,等了一段时间来退,他提出第一次提出过,我都没有怎么样,他但是到比较终你还是同意了。
到比较后,我同意了两名被告人,每次约会都是在吴世慧家屋后的菜地里。
经过几次商议后,他们决定乘吴世惠的丈夫曾德红睡熟的时候,将曾德红用口袋捂S。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四点多钟,被告人吴世惠乘丈夫曾德红睡熟的时候,偷偷的将门外的王文礼放进屋来。
我就问吴世慧。那以前说是说过锁锁子噻,我来到锁子,在他就次去找锁子,敲找锁子,然后就是拐过屋家在租建门的领导一下,就是他有他就进去把锁子就套在床底下。
这次然后又出来,这次他叫我一起进进的那进了房间以后是谁拿这个口袋去捂曾德宏的头,我拿着口的是你拿着口袋去捂曾德宏的头。
嗯,这个时候你捂曾德宏的头的时候,他是什么反应?那个五十块就能把那个锁子就困境吧,就吴世辉就把捆曾德红的绳子拉起哦,曾德红的这个时候是什么反应?
曾德红当时没有啥反应,登录下来有反应的登刚何红,这个时候有挣扎,没有等到七等了一两几几一分吧,两分钟过来也挣到了吧,就是等了可能有一分钟的样子,可能红于醒了,就开始挣扎。
对不对?嗯,由于吴世慧并没有将曾德红用绳子绑紧,曾德红,比较后挣脱了两人的加害,从屋里逃到了院子里,两人开始在院子里打斗起来。
那比较后你这个拿棒子打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比较后赶到上坡过后是吴世慧对着对着我,他把我压在下面,得把我压在下面,我也不能够留了过后,他应该就保证我的这个同志们就打打拇指过后,就是是卧室。
为什么把他从我的身上吐开呢?吴是会把曾德洪推开以后,你是不是从院子里面捡了一根柴棒在打曾德红,其是这个柴棒按道理,当时我是没有时间去检,但我我都记不,我记得记得中是无是无所谓。
拿过来车吧,是吴思会递给你的财报,然后你用柴棒在打曾德宏的头部和胸部,对不对?
而后王文礼又拿起院子里的石头朝曾德洪的头部和胸部打去,这是我就拿了那个石头打了多少下,你记不记得清楚,打一个试记一下吧,打了几下以后,这个曾德红还有反应,没有没有就没有反应过。
嗯,那这个曾德红,你当时估计这个曾德红S了没有?
当时估计是了吧,妻子与婚外恋人谋S丈夫偏僻山村的农户为何会发生婚外恋情?
不要可能是不回家,就在外面,妈妈这里他没有关系,不怎么好片,表面上又是什么原因?
妻子要将丈夫置于S地庭审现场正在播出,致命。
在刚才的法庭调查中,被告人王文礼称SS曾德红的想法是被告人吴世慧提出来的。
并且在王文礼与曾德红互相殴打的过程中,吴世慧甚至在旁边帮助王文礼打自己的丈夫。
那么接下来的法庭调查,被告人吴世慧会认可王文礼的这种说法吗?
被告人吴世慧与其丈夫,也就是本案的被害人曾德红结婚近十年了,并且是一个九岁女孩的母亲。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吴世慧与被告人王文理发生婚外恋情呢?
我女儿刚刚出事才第三,那天她就晚上她就不回家,就在外面打麻将嘛,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是为啥子。吴世慧说,自从结婚后,丈夫曾德红就经常不回家,而且还爱赌博,家里的钱都被他赌博输光了。
然后我也不知道他是啥子原因,反正他就喜欢在爱在外面赌博,就是不爱回家嘛,就是我们那里嗯一个村里人都看见,就说几乎就是我们家里面嘛,一年四季都就是我一个人在家里面做活,就说可以说一年年季,我们家里面面子上都就就我一个人人在吃饭,他根本就很少人回在家。
后来女儿出生了吴世慧,原本希望丈夫曾德红看到可爱的女儿会改变一些,但曾德红仍然长期不回家。
后来他在外面做活的时时候,家里面就根本就不拿回用,家里面用嘛,就是家里面我自己种农田的时候买买一点钱,就我自己放钱。
然后他没得钱,用的时候,他就把家里面的钱就全部拿出去。
不光吴世慧说,这么多年差不多都是她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而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丈夫曾德红在外面,还有婚外恋人,他自己在外面住的钱拿去拿出去。
嗯,跟那个女人用完了,然后家里面的钱他也拿出去跟那个女人用,然我了,拿出我,我很生气,很伤心。
而这个时候,被告人王文礼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给吴世慧的生活带来了变化。
他问我老公,也就像兄弟一样的嘛,关系还是比较好,经常到我们家里面去耍。
他也看到我们嗯就说夫妻关系不不好嘛。
所以说当时我也对嗯就说他这样子要求我也就有了这种想法。
相对于丈夫曾德红的冷淡,王文礼对吴世慧则经常虚寒问暖,照顾有加。
也许是出于对丈夫在外找婚外恋人的报复。吴世慧选择和王文礼发生了婚外恋情情,就说当时和王文的发展发生发生这种关系,就是第一次嘛。
那天过后我也一直都就哭哭了,好久,哭的好伤心,都觉得就说一个女人做出,这都是的确嗯就说的确有个道德,他们俩的婚外恋人关系,几个月后就被曾德红发现了。
于是,作为丈夫的曾德红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开始了对吴世惠的家庭暴力。
你跟王文礼有婚外恋人关系过后,你又提出个离婚,但是曾德红不同意,并且说的要找人收拾王文礼,王文礼说的要弄S,真得红。
嗯,是不是啊?嗯,那么你这给曾德红提出离婚,郑德红不同意,你向法院起诉过离婚。
没有,为什么不起诉啊?因为我不得不知道啊,因为我也不知道,要到法院去提出离婚,你不知道可以向法院起诉离婚。
那你们找没找过当地的政府啊妇联啊,这些解决没有在刚才的法庭调查中,被告人王文礼说,SS曾德红的想法是吴世慧提出来的。
对于这一问题,被告人吴世慧在法庭上又会如何说呢?那这个事情是王文丽主动提出来的,还是说你给他说出来,要要把这个扔扔到红沙子。
嗯,是每次他看见我在这样子哭嘛,就是嗯也就是晓得是曾小文打我嘛,他看到我哭他就很生气,他就说跟随我就把他乱沙子提出来的,就是说要把扔个红沙子,也反正你也同意了,就是说到后面嗯,那你SS这个郑志红除了郑志红打你之外,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就是他我就觉得他平时嘛老老不爱管家,也不爱管娃娃,就说你说农村头嘛处于呃一个农民,你说不种农田又做啥子,就是你就是你所说的,除了曾国红,平时对你有打有骂或者不管家这个想法以外,有没有其他的。
比如说曾国红S了以后,你就可以跟这个王文礼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有没有过这种想法?
因为嗯当时我觉得他也是听到,就说是我经常被挨打。
嗯,就是他很生气说了这种想法,然后就没有听到,他也没有这种被有骗制。
你有过这个想法,没有被告人王文礼说,他与曾德红打斗中,吴世慧在旁边曾帮助他。
对于王文礼的说法,吴世慧会认可吗?在这个曾德红跑到院坝里头,这个王文礼追出去之后,你随后也跟着出去了是吧?
嗯,那么你出去所看到的整个过程一直都是这个王文礼在打架的过程当中占着上风吗?
是他一直把曾彩红压到的吗?因为我出去的时候就跟哎就看见他,就看到他把曾德红压倒的。
嗯,那么你有没有看到真的红把文文的压倒文文你做不倒的情况,有没得有没有没有就是说那在王文丽和这个曾德红的扭打过程当中,你上去帮个忙,没得没有没有嗯,因为我在嗯在那屋里面的时候,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就像就像什么东西就钻在地上上,不在先讲述这个经过。
因为经过已经说的很清楚,我现在只是重复问你的重的问题,就是在他们扭打的过程当中,你是没有上去帮忙的,只是他们自己在扭打,对不对?
你也没有给这个王文丽递过任何包,比如说柴棍或者是石头之类的工具。
有没有没有法庭上被告人吴世慧说自己并没有帮助王文丽打他的丈夫曾德红提议S曾德红的,也是被告人王文礼这个与王文礼刚才说的不一致,两人究竟谁在说假话呢?
不对,你刚才是不是就在法庭问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这么说过,你就说的是这个被告人王文丽他提出来把曾德红SS,SS了之后,他会好好的照顾你和你的女儿,是不是?
所以说你就才同意了。那么SS这个曾德红这个事情是不是啊啊?
被告人王文丽是不是这样的,不是他说的这个不是这个这回事啊,你坚持你的说法是吧,这类是他提出来就行了。
你表达清楚你们的观点就是啊呃,被告人王文丽哈嗯刚才法庭在询问你的时候,你曾经说到,你说你把这个和这个曾德红在院坝里面发生这个扭打的时候,那么是曾德红把你压在下面,还咬了你的手手,对不对?
对,在那个时候吴世会看到了,他就来把这个曾德红从你身上推开哦,然后就递了裁判给你,是不是这个在等一下,他他问一点屁股都不得呃,就这样用来讨了嘛,他就骂你说你没得用哦,对不对?
对,然后就递了个裁判给你哦,是不是这样子?对,不是是是不是这样哦,不是哈。
庭审中。即使两个被告人同时站在法庭上,也都声称是对方提议要S曾德红的,因为他们都明白谁提议S人,谁就是主谋定罪量刑,也会因此不同主谋,甚至会被处以极刑。
因此,这对曾经情意绵绵的婚外恋人,在法庭上谁也顾不了对方了。
那么究竟谁在说谎呢?我们一起来看看接下来的举证质证能否为我们揭开疑问。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第一时间将被告人吴世慧抓获,但吴世慧却一直不愿说出谁和他一起S害丈夫曾德红的致使王文礼直到半个月后才被抓获。
那么除了吴世慧的供述,公安机关又是如何确定王文礼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呢?
在侦查卷第一卷的四十九页到五十页是公安机关。对被告呃,对被告人王文礼的一个检查的情况,可以检查检验,见其左手大拇指见瘢痕以及表皮脱落。
王文礼由于在与被害人曾德红打斗过程中,被曾德红咬伤了手指,因此在现场留下了血迹。
公安机关的检验报告显示,现场留下的血迹和王文礼本人的血液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从现场所提取的这个血液样本。就是说被害人曾德红与这个被告人王文礼所遗留,也能够证实被害人的S亡地点是在其家中,同时是被运往河沟抛尸,同时也也能够证明被告人王文礼到过这个被害人的家中结合其手部受伤的情况,可以证明这个被告人王文礼呃,就是将这个被害人曾德红SS的这主要的一个嫌疑人。
法庭上,两名被告人都声称是对方提出要SS被害人曾德红的。
那么他们二人在公安机关又是如何供述的呢?先来看看被告人王文礼在公安机关是如何供述的?
王文礼的供述说到吴世慧给我提出过两三次要SS曾德红,比较先提出来是在一两个月以前,每次都是我们在吴世慧家的后面。
蔡鸡里发生完性关系以后,吴世慧提出来的,我当时想到曾德红对吴世慧不好,而且曾德红还要赌博,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
我喜欢吴世慧,不想看见吴世慧的生活痛苦。另外SS了曾德红,我就可以和吴世慧生活在一起了。
所以我就对吴世慧的提议表示了赞同。被告人王文丽,你对你以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有无异议?
对被告人吴思慧,你对汪文丽以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有无异议?
没有异议,往往你这供述在以前的供述就说了,是你提出来SS曾德红的,不是我提出来的啊,不是我提出来的,不是你就要提出来噻,那就是你的异议了嘛,是不是你提出来的,这是我提出的。
王文礼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与法庭上一致,称是吴世慧提出要S曾德宏的,那么吴世慧在公安机关又是怎么供述的呢?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当天晚上,曾德宏没有在家王文礼在我们家的背后的蔡地理和我发生完性关系后,王文礼就提出要SS曾德宏。
我当时想到曾德宏,平时对我又打又骂,还爱赌博,又不顾家。我对他也心灰意冷了。
我对王文礼SS曾德宏也是曾德红活该。我对王文礼SS曾德宏的方法想法就表示了赞同不幸,婚姻酿出一场蓄谋已久的谋S案。
我对王文礼SS曾德宏的方法想法就表示了赞同两个婚外恋婚外恋人,法庭上却互相推荐,真的是他提同,这是你家庭暴力,能否为被告人减轻处罚?
九岁孤女又将何去何从庭审现场正在播出致命。
法庭调查结束,下面进行法庭辩论。首先,由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世慧和王文礼,因为奸情被被害人知晓后,为了达到能够长期生活在一起的目的二人心生S意,经过多次预谋,在深夜采用奸绑用棍棒石头反复击打被害人的头部胸部等手段残忍的将其S害,其行为符合故意S人罪的构成要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构成了故意S人罪,被两名被告人的辩护人则认为,被告人S害曾德宏事出有因,因此应该从轻处罚。
辩论焦点,被告人应不应该得到从轻处罚。
第一个被告人王文丽S人并不是图谋被害人的财产。
其主观上并非是谋财害民。第二个,被告人王文礼在与另一被告人吴世慧的感情发展过程中,被害人经常对吴世慧进行打骂,且被害人有赌博等不良习性。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不得已才将被害人SS,以保护另一被告人吴世慧的人身安全。
第三一点,被告人王文礼长期处于社会底层边缘。
被告人现已四十多岁,一直处于一种孤身状态。长期的孤独单身生活和渴求一个家庭,促使被告人产生了一种心理上的畸形。
被告人王文礼的辩护人认为,王文礼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能够真诚悔罪,并一再表示希望法庭能够给予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被告人王文礼,你是否同意你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同意你自己还有什么补充辩护的,补充辩护的就是不是会把提不提出来,我可能我就不可能S人才,他不提出来,我谢谢。
商量就是说提出S人是吴世慧提出的嗯其他案面,其他没有被告人吴世慧的辩护。
人人认为吴世慧行为为不仅触犯国家的的刑,也但道德伦理所不容,但素本求原。
他在婚姻家庭生活活,实际上上一个长长期受到丈夫,也就是被害人冷漠殴打的受害者,从而才有了婚外恋情,进而酿出悲剧。
被告告人是一年年九岁的孩子的母亲,因为其犯犯罪行为已经让其家庭破案,让年纪让年幼的女儿永远失去了父亲,失去父爱。
基于对孩子今后生活的慎重考虑,辩护人希望这个孩子不要再失去母母失失母爱,甚至成为社会的孤儿。
对于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公诉人认为,酿成悲剧的真正根源。
对,由于两人人婚外恋情引起起本来这这个婚外恋在我们这个道德当中是一个不为接受的一个一个事情。
因为婚外恋的事情,这个曾德洪对这个无世会有打骂呀,这些其他的情节在我们来理解当中,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事情。
从今天我们当庭查清楚的事情,也可以看得出来很清楚的一点就是王文礼吴思慧之所以S曾德洪,其实比较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两个人可以生活在一起,曾德红不S又不同意离婚。
那他们两个就不可能在一起。正是因为基于这种原因,两个人才动了S机,将这个被害人曾德红SS。
所以说这辩护人所说的被告人SS曾德红是一个不得已的事情。我想这个说法是完全说不通的一个说法。
那么经过今天的庭审哈,经过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控辩,双方都已经充分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法庭已经完整的记录在案。
同时,合议庭在评议本案的时候,将对控辩双方的意见予以充分的考虑。
法庭审理到此结束,现在休庭,法警将被告人带下去。
庭审过程中,被告人吴世慧的女儿由于年龄太小,一直在法庭外等着,没能见到妈妈为此。
庭审结束后,法官特地安排母女俩见面,我都不会言语的,我都不会回去。
那个贾太公啊,你说的话,一们要说你赶紧说快点说,没有话说,就就说看了刚才母女俩抱头痛哭的场面,令我们不禁心酸。
这场悲剧不仅让九岁的女孩失去了父亲,也有可能会因此失去母亲。
据了解,孩子现在暂时和他的姨妈住在一起,但是姨妈对他再好,也抵不上自己父母的爱。
如果当初母亲能够冷静一下,想想自己孩子的未来也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
比较后我们来看看法院是如何判决的。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文礼吴世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构成了故意S人罪。
两名被告人均辩称是对方首先提出S人犯意,法院认为,在不能认定是谁提出犯意的情况下,二被告人又数次预谋应认定。
二被告人共谋S人。被告人王文礼虽认罪态度好,但在实施S人过程中,被害人以反抗逃脱,其追出用木棒石块连续击打。
被害人将被害人SS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不能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吴世慧积极预谋S人,但其在S人过程中作用稍小于被告人王文礼在量刑时应予考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一条第六十一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王文礼犯故意S人罪,判处S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吴世惠犯故意S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两名。被告人均提出了上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Get更多资讯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